当前位置:泾水

圆明园记

时间:2018-06-11  来源:平凉日报——熬汤美食网
分享:  0

            □柴智


         千年神京,又十年而重来;百年荒芜,待许久而亲临。想当年,借康乾治世始有三山五园之胜景,历经后世,终成阿房大明之雄阔、水乡园林之灵秀,得古今之至臻、兼中西之所长。而寇盗西来,咸丰一炬,盛世幻灭,百岁成尘。空余荒草残垣,来者意寒心惊。

         今驻足池畔,徐行小丘,观风卷残柳,看水扬其波,当年繁盛,今日败落。噫,百世沧桑,盛剧变,古人感人生之沧海一粟,而今日观之国之兴亡较日月之永恒亦不过长江一痕。

         然,日月交替,江流不止,当年竹树环合,群山绕水临渊,帝王居百亩一圆览四海景致,抚咫尺一案行天下之政,换而今游人在此,三五成群,临水迎风,怡情健体,好不惬意。

         悲夫,我知游人游而乐,而游人不知我之愁。忆当年秦之大统、始皇骄固,千秋功业、楚人一炬,后有李唐经兵乱飘零欲坠,亡之际鲜有人悟。而后朱温弑君得五代之乱世。此非一也,靖康之耻,康王南逃,雪耻之臣北伐未果,苟安之人只识笙歌曼舞,值百余年,丞相负帝投海而宋亡。今之众人只顾须臾之安乐,谁记当年国耻?以史为镜,触目堪惊。

         谬也,自鸦片之战以来,九州之地虽烽火连连、百业凋敝,然有识之士亦以天下为己任,兴国救民,前赴后继,未尝绝也。观其言、审其行,可见复兴之志、忠贞之魂代代相传:驱鞑虏、复中华、败东夷、战西戎、镇北狄、平南蛮、定中原、治四海。时至今日,想忧患、击时弊、更旧弦、换新章。而后世人得以闲游于旧时园林。此天下之大幸非举世之忧也。

         君不见当今之世乃将军孤坟无人问,戏子往事天下知。经百年风雨,游人徒以盛世自居,忘国耻而玩乐,或知国耻而未醒。殊不知忘盛之理则兴亡只在一念之间。

        何为忘、何为醒悟?百余年来仁人志士皆知耻而后勇,今亦然。因一时游乐而云其忘盛之理,此大谬也。若使天下之人来此皆痛哭流涕、捶胸顿足方可算顿悟则可笑至极,况禽鸟尚能以废池为生息之所,何故使人长困于旧事而不能自拔?此乃涸辙取水,非善也。且夫古今之成败得失自有后世公论,生于今世则论古人易,论今人难。况天道有常,不为尧存,不为桀亡,是故今日论之奈何不论又奈何?

         然,古之贤良虽能先天下之忧,行常人之不能,却鲜有以一夫之力扭转乾坤者。人虽立于天地之间,善思辩、工器物,而较之天道轮回终不过滴水之于汪洋。嗟乎,每念此则徒然太息不知所措。

         噫,君不见人之身有形而心可以无形,生有涯而心可以无际,身不能比之江河日月而心可以比之。古人云“心外无理,心外无物”,是故若定心而后思辨则万物天理皆可内求于心,何故困于外物?是故先自省而后有知,知而后行,此所以知行合一者也,日日盈科而进则终可以复得明镜之心,待心如云梦之空阔,意如流水之不绝,则何事可以烦忧、则何事不能为?

         余尝闻“信步行来皆坦道,凭天判下非人谋”,久久困于一个“坦道”而今始悟,此所谓:空明其心,而行大道。庄子云至人可以“疾雷破山、飘风振海而不能惊”,亦应是行大道之故,窃以为行大道者,其心澄澈于天地,其行无愧于所求,然后利害不动,生死无变。

         值此开悟之际身轻似燕、心如止水,看残柳依依,怜湖光静好,观夕阳在山,叹斜晖似火。然后大道藏于心而随众闲游。






作者:责任编辑:孙瑞

推荐图文

人文·泾水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业务 | 网站律师 | 本网声明

Copyright (C) 2006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

熬汤美食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Tel: E-mail: 地址:

技术&运维